提供智慧系统整体解决方案

承接道路照明工程、景观亮化工程、智慧城市建设工程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妈妈买了瓶水,5岁儿子突然失踪!17年后…

所属分类:时事聚焦    发布时间: 2021-02-10    作者:杭州日报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一边是领着农村低保抚养他长大的75岁“爷爷”;一边是失散17年的亲生父母和妹妹,来自杭州富阳的原生家庭、拆迁户。这是22岁陈权超的真实人生。

5岁以后,他的名字叫南佳宝,如今已是江苏张家港某医院的实习护理。富阳警方找到他的时候,他一开始并不肯相信,直到民警向他出示相关证明,他才犹豫地点点头。5岁那年,跟妈妈在富阳恩波广场走失,他其实是有模糊记忆的…...

17年前的恩波广场买水的工夫,儿子丢了

很多人还记得2004年的一则新闻,年轻母亲项君花双眼含泪,望向远方。她就这么望穿秋水地找了、等了17年——足迹踏遍大半个中国、印有儿子照片的传单发了几十万份、寻子的横幅.长拉过上百米,当然还有和丈夫一度无休止的争吵、差点破裂的家庭。

2004年的7月1日,富阳城东派出所接到报警:“富阳恩波公园有一小孩失踪……”当天晚上7点半左右,项君花带着5岁的儿子陈权超来到富阳恩波广场,想让他玩一会。小孩口渴想要喝水,项君花让儿子坐在了恩波广场的石头上等待,也就几分钟时间,她买水回来却发现孩子已经不见踪影。一遍又一遍找寻无果后,她的心吊了起来。打电话给丈夫,又打电话给家人,一群人开始出动寻找……富阳警方立即开展行动,..时间成立调查组,由专人负责对陈权超失踪案开展调查。警方以恩波广场为中心,在城区范围内的出租车、三轮车、车站、商业街、外来人口聚居点、公共场合等区域张贴寻人启事,指令富阳所有派出所分发协查资料,要求各单位注意发现可疑线索。警方搜寻的范围也越来越大,从富阳扩展到杭州地区,又从杭州扩展到整个浙江省,.后在全国范围内印发协查通告,然而孩子却始终没有消息。“当时几乎全国重要的媒体上,我们都去发了协查通告,提供重要线索有重金奖励,也收到了一些线索,我们一一落地查证,但.终都核否了。”富阳公安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陈坤镭说道。

17年,他们为别人找回了孩子却没有找到自己的“为了儿子,我们不可以离婚”

儿子走失前,陈益中和项君花在富阳经营一家窗帘店生意,生意红火,夫妇俩在城区就有两套房子。接下来,寻子成了他们今后生活的..主题。为了维持找儿子的开支,他们卖了原来住的一套房子,走南闯北,一次次希望一次次失望,夫妻俩争吵不断。

2007年,他们又生下一个女儿。“等你长大了,要帮着爸爸妈妈一起找哥哥。”这是项君花在女儿很小时就给她定下的任务。夫妻俩分工明确,项君花仍在老家维持生意,丈夫陈益中则常年在外。陈益中家里仍保留着一本老旧的寻子计划表,浙江、山西、新疆、北京、河北、内蒙…...行程遍布祖国东西部和北部。起初几年,陈益中总是独自行动,行程艰难、效率也低。2014年后,全国寻亲公益组织多起来,许多失子家庭抱团取暖,陈益中夫妇也加入寻亲团,关注论坛、微信群,和寻亲群友每到一个地方,拉起几十米、上百米的横幅。2015年,夫妻俩在某地民政局查找新落户的儿童时发现,有两个孩子的照片特别眼熟,很像他们在寻亲群里看到的两个孩子。夫妻俩留了心,告知了当地警方。在警方调查下,两个孩子的身份.终明确——就是寻亲群里在找的两个,是在云南失踪的亲兄弟。这些年,哪怕好运一直没有眷顾陈家,项君花也始终满怀希望。“我和老公尽管吵了很多次,我们还是不能离婚。到时候儿子回来,我想象不出,万一哪天我儿子回来看到爹妈不在一起了,有多难过……”她说。

被低保户“爷爷”领养已是医院实习护理

民警找到他

他还不清楚自己身世

距离恩波广场男孩失踪已经过去17年,富阳刑侦大队的民警换了一拨又一拨。但这起案子,每次交接时,负责民警总会细致地将案情进展一一交代。今年1月,警方在工作中发现,江苏徐州有一男子被采集的生物信息与失踪男孩陈权超信息非常相似。发现该线索信息后,分局立即组成调查组,..时间派遣警力赶赴江苏徐州开展调查。经过细致的核查比对,警方.终确认,这名男子就是陈权超!

根据超超当年样子模拟的画像富阳公安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陈坤镭..次联系上陈权超时,陈权超以为自己遇到了诈骗电话。直到民警找到张家港,陈权超的实习单位。眼前的大男孩已经22岁,个头挺高,面目清秀。“你清不清楚你自己的身世?”男孩不说话,低下了头。民警拿出了一些这几年的案卷材料、.近做出的相关证明,陈权超终于相信了,“5岁的时候,跟妈妈在一个广场,后来我跟别人走了,再后来记不清楚了…...”陈权超5岁以后是徐州农村的“爷爷奶奶”带大的,“奶奶”前几年去世,爷爷今年75岁了,是当地的低保户。在那里,陈权超的名字叫南佳宝。陈权超读书读到中专,上的是徐州某卫校,去年刚在医院实习,实习补贴一个月500多元。民警问他,想不想家,想不想回去?他讷讷地说,想先征得“爷爷”同意。

“这是妹妹、爸爸、外婆......”17年,她从没像现在这样轻松

2月3日中午,陈益中、项君花夫妇、女儿、老母亲等家属焦急地等在富阳区公安局大楼门口。

“1分钟、2分钟……”几双眼睛始终盯着大门进出的警车,时间似乎特别得慢。“来了来了……”车门打开,手持双肩包的清瘦男孩走下车,稍稍站定。目光触碰,夫妇俩一眼认出,喜极而泣。

“宝贝……宝贝……”项君花说起了普通话,对儿子的称呼,似乎还停留在17年前的语境里,仿佛眼前1米80多,比爸爸还高的儿子还是那个小男孩。陈权超挽着妈妈胳膊,乖乖地、礼貌地微笑,隔断17年的至亲,突然重新回到生命里,他必然短时间里还没适应。

“这个是妹妹。这个是爸爸。这是外婆……”17年了,项君花在暖阳下,泛着眼泪,笑得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轻松。“儿子和他爸爸长得一样,怕羞的样子也和小时候一样。”项君花说,“他想到爷爷,说明我儿子很善良。接下来,就希望能给他在老家找个合适的工作,我们一家人再也不要分开了。”

目前,案件警方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永不放弃!17年!为所有人的坚持,点个赞!